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君子报仇,动口也动手!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10 22: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614|回复: 0

第一章 斜疝水库

我叫方正,方方正正的方,方方正正的正,生于青岛市下夏镇六甲村,我爸在我没出生前因一场车祸不幸身亡,撒手人寰。

我妈带着还在肚子里面的我回了爷爷奶奶家。

长大后听我妈说,我爷爷是个算命先生,在我出生后的当天晚上,爷爷去村委领出生补贴,也就在这个当口,家里面突然就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老太太。

那个老太太穿着一身绣着白花的黑棉袄,面如白纸,嘴唇却是血红,嘴角两边还往上翘,像是一直在笑,她的头发好似几年没有洗过,都粘在了一起。

这个老太太给自走进院子后,也不说话,一直踮着脚尖身子紧贴着墙边走。

我奶奶看到那个老太太后,就过去问她从哪儿来,来找谁?

那老太太看了我奶奶一眼说道:

‘我是个要饭的,两天没吃饭了,饿得慌,来恁们家里要俩个干粮(馒头)吃,大姐你能不能行行好,好人会有好报的。’

因为今天正好我出生,是个大喜的日子,奶奶心里也高兴,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去厨房里面拿干粮。

而那老太太也趁这个时候溜进了屋子,她看躺在炕上的我后,马上伸出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此时她面目狰狞、满脸杀气、嘴里还不断地大声喊着:‘我掐死你,我不光要让你们老方家断子,还要你们老方家绝孙!’

当时我妈就躺在我身旁,那老太太刚进来的时候她还在想这人是谁,可当她看到那老太太动手掐我脖子后,顿时就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忙伸出手去拽那老太太的胳膊,一边大声喊我奶奶。

可那老太太的看起来年过古稀,但手劲却大的惊人,本来我妈刚生下我身子就虚弱,所以无论她怎么用力,就是无法把那老太太的手从我的脖子上面给拽开。

就在我奄奄一息眼看要断气的时候,我爷爷手里拿着一把镰刀突然从外面跑了进去,他进屋看到那老太太后二话不说一咬牙直接把自己的左手的食指给活生生的割了下来!

鲜血四溅!

我妈当时对这件事情记忆极为深刻,她清楚的记得我爷爷当时双眼血红,看都不看掉在地上的断指,只盯着那个老太太说了一句话,就因为这一句话救了我的命。

他说:‘要么马上松手,要么一起死!’

那老太太听到我爷爷的话后,松开了掐在我脖子上面的手,她甚至都没有敢看我爷爷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时候我也好奇的问我妈,那个老太太到底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掐死我?

我妈却一直摇头,什么都不肯再告诉我,只是告诉我以后若是遇到不认识的老太太,千万不能和她说话。

自从那老太太走后,没过几天我爷爷接着在家里养了两条黑色的狼狗。

再后来他除了有事出门外几乎寸步不离的看着我,上学后也是他亲自接送。

无论是否农忙、无论下雨刮风,从未少过一天。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爷爷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断叮嘱我:绝对绝对不能去村东头的斜疝水库!

这件事情他在我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不忘记说一遍,别人家的孩子出门家长都是嘱咐:早点回家。

而我听到的永远都是这句:千万不要去斜疝水库!

小时候不懂事,以为我爷爷不让我去斜疝水库的原因就是害怕我掉下去淹死,谁知在我十二岁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彻底对那个地方产生产生的无可比拟的恐惧!

记得是暑假的一天我爷爷和奶奶去田里浇地,我妈中午去给他们送饭,我一个人在家写作业,我同村里的同学建业来找我玩。

本来作业我也写的差不多了,便锁上门和他一起出去玩了。

一路上我问建业准备去哪玩,建业看着我说道:

“我准备去斜疝水库那边玩玩,正好叫着你一起。”

我听到斜疝水库这四个字后,马上停住脚步摇头说道:

“不行,我不能和你们去那里,从小我爷爷就告诉我不能去斜疝水库。”

建业听到我的话后,毫不在意的我说道:

“方正,我爸妈也是不让我去那边,咱们今天就是去水库边上没有水的大口井里面玩玩,又不到水库那边没事的。”

“那也不行,我还是不想去,要不咱去扶安村玩吧。”我从小就很听爷爷的话,所以他不让我去的地方,我压根就不想去。

建业走过来拉了我一把道:

“我说方正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小?又不是真的去斜疝水库玩,也不下水,在大口井下面烤蚂蚱吃,一块儿出来玩的你怎么就不去了?你这样的话我以后都不想找你出来玩了。”

“行,去就去,但是我只去大口井那边玩。”虽然大口井就在斜疝水库的边上,但是它毕竟不是斜疝水库,而且我们又不过去也不下水,玩玩就回来,不会没什么事。

我爷爷担心也是害怕我掉进水库下面。

于是我们俩人便高高兴兴的朝着大口井那边跑了过去。

在大口井下面我们是玩的不亦乐乎,建业负责抓蚂蚱,我负责生火、串烤。

我们俩人一直玩到建业他妈来找他回去写作业,他走后,留下我一个人收拾残火,等我把火苗收拾好仔细用土压死后,也不知道是天要黑了,还是阴了起来,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接着挂起了一阵阵的小风。

看到这天气后,我马上从大口井下面爬了上去,准备回家。

就在我回家的路上,却在路边碰到了一个老太太,那个老太太坐在路边双手捂着腿一直在低声呻吟。

我当时年少,见那老太太可怜,也没多想便走过去问她怎么回事。

“老奶奶,你这是怎么了,腿磕着了吗?”

那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衣,头上围着一个头巾,她听到我的话后抬微微起头,我看到她那一双深深向里凹进的眼睛里面满是浑浊,她张开嘴对我说道:

“对,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现在站不起来了,唉老了,不中用了……”

我起了同情心,便对她说道:

“老奶奶,要不我扶着你送你回去吧。”

那老太太听到我的话后,脸色一喜:

“谢谢你啊孩子,你心肠真好,以后肯定有好报,对了你是谁家的娃啊?”

“我爷爷叫方为宁。”我说着伸手出扶那老太太。

“原来是为正家的娃儿,心地善良,真是个好孩子……”那老太太过胳膊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骨瘦如柴已成皮包骨头。

“对了老奶奶,你好像不是我们六甲村的吧?”我把她扶起来问道,在我的印象里并没有在六甲村见到过她。

她微微点头:

“对,我是前面铁匠村的。”

就在我扶着她往铁匠村那条路走的时候,天越来越暗,几乎都看不清路了。

这时那老太太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孩子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方正。”我说道。

“方正,我记住了,真是个好名字。”那老太太说完这句话后,一路上就再也没有说话。

一路上那老太太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很小的笑声,让我心里面有些发毛。

朝前走着,我突然发觉这条路有点儿不对劲,并不是去铁匠村的路,好像……好像是去斜疝水库的小路!

看清楚这条路后,我顿时给吓了一跳,自己明明带着这个老太太朝着铁匠村的路走,两个地方的方向完全是反过来的,怎么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第2章 死里逃生

“老奶奶不对,我们走错路了。”我停住脚步说道。

这时候,那老太太却咯咯咯的笑道:

“怎么会走错了?没有错,就是这条路。”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听到她的话后,再一看眼前的路,居然又成了去铁匠村的路了……

这……这难道是我刚才眼花看错了?

“走吧,孩子你把我送回去你也早点回家,晚上不要一个人乱跑。”那老太太看着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带着那个老太太继续朝前走去。

可走着走着,我又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感觉双脚下面冰凉冰凉湿漉漉的,我低头看去,看到我双脚明明是踩在干燥的地面上,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老奶奶你有没有感觉双脚好像踩在了水里面一样?”我看着那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看都没有看我,突然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道:

“没有。”接着又对我说了一句:

“快点走!”当下语气和之前的有些不同。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我抬头身前看到了铁匠村就在不远处,只好决定先把这老太太送回家再说,反正也快到了。

继续往前走了没有几步,猛然我又看到在我侧右边不远处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在跳舞,虽然我当时只是个孩子,也不懂欣赏舞蹈,但那个女人跳的舞却一下子将我吸引住了,舞姿优美、身段轻柔、宛如仙女……

“走啊,方正你怎么不走了?”这时,那老太太突然用力拉了我一把问道。

“老奶奶你看,那边有个女人在跳舞,很好看!”我用手指着那个白衣女人说道。

那老太太看了一眼道:

“跳舞有什么好看的,你先送我回家吧,前面马上就到了,再往前走几步,再往前走几步……”

“汪!汪!汪!”就在我准备继续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狗叫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正是我爷爷养的那两条大黑狼狗快速跑来。

那两条狼狗朝着我跑了过来,接着疯了一般的朝着站在我身旁的那个老太太身上咬了过去。

那老太太吓的连连后退,两条大狼狗并没有继续去追,反而回过头来咬着我的裤腿子就一起拽着我往后拖。

这个时候,我看着这两条狼狗的反应,隐隐地觉得眼前那个老太太不对劲了,便和那两条狼狗一起往回跑,跑出一段距离后,我回头再去看那老太太,却险些给吓昏过去!

因为在我身后有就是斜疝水库!

之前那个老太太就站在水库下面的边上,一双冰冷恶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

此时,她头上的围巾已经不再,露出粘在一起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满是白色的绣花,一双血红的嘴唇两边诡异地往上翘着,像是一直在冷笑……

这不就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想要掐死我的老太婆吗?

十多年过去了,她怎么还没有死?!

想到这里,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瞬间涌了上来。

我被吓的懵了神,就这样一路上跟着家里面的两条黑狼狗跑了回来。

当到家门口我便看到我奶奶站在门口迎着我快步走了过来。

她一脸焦急的走到我身前,看着我问道:

“方正,怎么才回来?可把我给急死了!你刚才去哪了?”

当时只有十二岁的我看到我奶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前所发生的一切的的确确把我给吓坏了。

我奶奶一边哄我一边把我领进了屋子,没过多久出去找我爷爷和我妈也都回来了。

当时我清楚地记得,我爷爷一脸怒气的走进屋子,看到我后二话没说直接把我给拽出了院子,然后用三轮车上面换下来的旧三角皮带狠狠地抽了过来!

火辣辣地疼!

无论我奶奶和我妈怎么拦都拦不住,我爷爷一手拽住我胳膊,一手用力用三角带朝着我屁股上面一下下抽打,嘴上还大声训斥道:

“我让你不长记性,我让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这是我大小以来第一次见到爷爷发这么大的火,也是他第一次动手打我。

但他第一次动手打我,却把我给打的屁股和大腿都是淤青,疼的我半个月都是趴着睡觉。

自这事儿过后,别说是再去斜疝水库了,我就算是听到‘斜疝水库’这四个字,屁股上就疼……

就在当晚,我还做了一个梦,模模糊糊的又梦见的那个老太婆,梦见她把一个穿身白衣服的女人给用铁链绑在了斜疝水库下面。

虽然看不真切,但我我却能肯定,那被绑起来的白衣服女人就是当天晚上我所看到跳舞的那一个!

梦醒,我把梦到的一切以及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爷爷,我爷爷叹了口气后让我不要再想这件事情。

关于那个一心想害死我的老太婆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死我?这些我不敢再去追问爷爷,就去缠着我妈和我奶奶问,可她们对这件事情却缄舌闭口,一个字都不肯告诉我。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穿着一身白衣在水库下面跳舞的女人她又是谁?我为什么又会梦到她?

现在想想要不是她在那个时候突然出现用舞蹈把我给吸引住,说不定我已经被那个老太婆给带下水库淹死了。

可我自己心里面清楚的很,那天晚上我绝对没有眼花,看的真真切切。

虽然这一切我都很想知道,无奈也没有没办法。

……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一天天的长大,我爷爷奶奶他们也在一天天的衰老,特别是我爷爷,近年动脉硬化、关节劳损,抵抗力特别差状态,已经很少给人算命了,更是几乎不出门接活儿了。

有时候我看着他躺在炕上难受的样子,心里面特别不是滋味。

我爷爷脾气又特别倔,死活就是不去医院看病,说什么这是他做算命先生的报应,无法安度晚年,应该来的。

在我十八岁刚上大学第一个暑假的时候,我爷爷突然找到我,把一个紫木匣子递给了我,让我放好。

我接过这个紫木匣子后不解地问道:

“爷爷,这个是什么?”

我爷爷看着我说道:

“你放好就行,千万别弄丢了,等你以后就知道了,对了今天晚上吃过饭你跟我出去一趟,你成年了,我也老了,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了。”他说着从我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吃过晚饭,我爷爷背着他出门经常带着的背包骑车电动三轮车带着我出了门。

我坐在车后座上,有些好奇的问我爷爷:

“爷爷,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我爷爷抽了一口卷烟后,对我说道:

“去西边的保家村办点儿事,方正我得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今天晚上不管你看到什么,接触到什么,都别害怕,有你爷爷在。”

听到爷爷这么对我说后,我心里面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虽然家人从小都不告诉我爷爷每次出门去干什么,但我也经常从村里人那边听说过。

我爷爷每次出门不是去给人家看算命看算命取名,便是看风水寻阴宅。

他虽然从不跟我讲这些,但我心里面一直都对这些好奇的很,就像一粒已经发了芽的种子,一直想一窥这里面的究竟。

“好!爷爷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害怕。”我满口答应了下来,心里面还在想着,这去算个命、看个风水我还能害怕吗?

路并不远,我爷爷骑车带着二十分钟便到达目的地,是一户看似装修不错大户。

这车刚停稳,还没等我和爷爷从三轮车上面下来,就见两个人慌慌张张的从院子里面跑了出来,其中一个也不知道是没站稳还是刹不住了,一下子就撞在了我爷爷的电动三轮车上。

“大明你怎么回事?干点儿啥事能不能稳妥点儿?你要是给方老先生把车子撞坏了怎么办?”那说话的估计是那个叫大明的父亲,大明听后马上对我爷爷连声道歉。

我爷爷则是摆了摆手道:

“没事没事,人没撞到就好,我人也来了,都别着急,铁柱先带我进屋看看再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跟着他们走进院子后,我马上发觉了这铁柱家里面不对劲,偌大的院子中间,居然搭着一个灵棚。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