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从没想过自己会嫁给一个杀猪的,而且还比我年长十多岁!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10 22: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774|回复: 0

第001章 美人如芸

这一天,是姚芸儿出嫁的日子。

一早便是阴云密布,姚家的院子里冷冷清清,一些村民皆是三三两两的站在姚家门口,对着姚家的大门指指点点。

“这姚家三丫头也是个命苦的,你说她嫁给谁不好,怎么就偏偏嫁个杀猪汉?”就听人群中有人压低着声音,啧啧开口。

“可不是,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一个杀猪汉也就罢了,可那杀猪汉瞧起来也忒吓人了点,他来咱村三年,我就没见他笑过。”

“这算啥,我瞧那杀猪汉根本就是个哑巴,甭说你没见他笑过,就连话我也是从没听他说过哩。”

“我昨儿个还听杨大婶说,那杀猪汉凶悍的紧,她们家有一头养了三年的种猪,杨老爹和杨大郎,杨二郎,爷三个一起上都制不住那畜生,可那杀猪汉一来,杨大婶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那猪就倒在了地上,血流了一地哩。”

“我倒是听说,那杀猪汉每日里都要去河边洗澡,你们说如今是啥时节,那清河水冷的都能把人冻死,旁人可是连沾都不敢沾的,他居然还去洗澡,可不就是个怪人!”

人群里叽叽喳喳,说的不亦说乎。

姚芸儿坐在床头,大红色的嫁衣衬着她柔软似柳的身段,一头乌黑的长发早已是绾在脑后,露出一张白净如玉的瓜子小脸,两弯柳叶眉下,是一双秋水般的杏眸,盈盈然仿似能滴下水来。

马上,她便要嫁给村子里的屠夫了,此时心里倒真是说不出是何滋味。

她今年不过十六岁,可那屠户袁武却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让她嫁给一个屠户已是让人怕得慌,更遑论这个屠户还比自己年长了这样多,对于这一门婚事,她的心里除了不安,便是惧怕。

清河村地方小,男男女女一般都是在十几岁便成了亲,有的人家家境宽裕些的,还会为儿子聘一位年纪稍大的媳妇,俗称娘妻,为的便是更好的服侍夫君,伺候公婆。似袁武与姚芸儿这般的老夫少妻,村子里可谓是绝无仅有,倒也难怪一些长舌妇要在背地里嚼舌头了。

听到“吱呀”一声响,姚芸儿转过身子,就见姚母端着一碗荷包蛋走了过来。

“娘…”少女的声音柔婉娇嫩,这一声刚唤出口,那眼眶便是红了。

姚母心里也是难受,只将那碗荷包蛋送到女儿面前,对着女儿言道;“快吃些垫垫肚子,待会儿男家就要来迎亲了。”

话音刚落,姚母想着女儿要嫁的那个男人,也是忍不住的悲从中来,只举起袖子拭泪。

姚芸儿将那碗荷包蛋接过,刚咬了一口,泪水便是扑簌扑簌的落在了碗底,她生怕被母亲瞧见,只将头垂的很低,直到将那一碗荷包蛋吃完,眼泪也是止住了,方才抬起头来。

姚母见女儿那双眼睛虽是哭红了,哭肿了,可仍旧是晶莹清亮,因着今日成亲,那张小脸还搽了些胭脂,更是显得肌肤白里透红,犹如凝脂。

第002章 屠户袁武

姚家三个闺女,无论是大姐金兰,还是二姐金梅,相貌间都毫无可取之处,可不知为何,单单这三丫头姚芸儿却长得跟绢画上的美人似的,不仅将自己的两个姐姐比了下去,就连这十里八村的,也找不出一个比她更美的人来。

这般俊俏的美人,本是要找个好人家的,可如今的世道荒凉,自从数年前岭南军起义后,朝廷便是连年征兵,纵使岭南军如今已被镇压,可朝廷里的军队也是折损的厉害,征兵之事非但没有停歇下去,反而愈演愈烈。

姚家独子姚小山也在征兵的名册里,若是姚家能拿出一笔银子送给里正,便能将姚小山的名字从名册里划去,可姚家家贫,一家人一年到头就指望着那几亩薄田度日,甭说银子,就连平日里的温饱都成了难事,万般无奈下,姚家二老一合计,便想着将姚芸儿快快嫁出去,好得一笔彩礼,去保全儿子的性命。

清河村里都是本分人家,想娶姚芸儿的后生自然不在少数,可不是家境贫寒,拿不出那笔彩礼,便是家里的老爹老娘瞧不上姚芸儿,只道她太过孱弱,怕是娶进了门往后不好生养,惹得媒婆的鞋子都快要踏烂了,也没为姚芸儿寻到个合适的婆家,只让姚家二老在家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眼见着征兵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姚父整日里在家抽着旱烟,而姚母则是日日以泪洗面。

万般无奈下,姚家二老只得答应将姚芸儿嫁到临近的云尧镇上,去给刘员外当小妾。

那刘员外已是五十开外的年纪了,将女儿嫁过去,无疑是让女儿往火坑里跳,可二老的确是没法子,金兰已嫁人,金梅也是与邻村的秀才订了亲,这事便只得落在姚芸儿身上。

谁都没想到,就在前不久,三年前落脚于此的屠户袁武,竟会遣了媒婆,来姚家提亲了。

袁武是外乡人,平日里除却必要的生意,从不与村民来往,村子里也没人知晓他的来历,但见他生的魁伟健壮,又是个不多言多语的性子,整个人都是透出一抹冷锐与凌厉,直让人不敢接近,是以他虽在清河村住了三年,可村民依旧对他十分陌生,甚至一些胆小的在路上遇见了他,都是经不住的要绕道走,倒像这屠户是个瘟神一般。

“芸丫头,你别怨爹娘心狠,咱家只有小山这么一根独苗,他若是上了战场,你说我和你爹还有啥奔头?”姚母凝视着女儿如花似玉般的小脸,心里却是一阵阵的疼,这一句刚说完,便是心里一酸,再也说不下去了。

姚芸儿知晓家里的难处,她眼圈微红,只握住母亲的手,轻声道;“娘,您别难过,女儿心里都明白。”

姚母一声喟叹,瞧着眼前听话懂事的女儿,心里的愧疚却是一浪高过一浪,娘儿两还未说个几句,就听院外传来一阵嘈杂,显是迎亲的人来了。。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