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美女相邀 冤家路窄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10 2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968|回复: 0
第一章为民诊所

 “爷爷,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高手?我嫌我这里还不够乱吗?是个人都往我这里塞,我不管……现在你立刻让他走人!”王蒙蒙手里拿着电话,一边对着电话那头大发脾气,一边瞪着站在门口处的苏南。

  为民诊所是王家祖传下来的门店,刚开始效益还好,可是自从对面也开了家私人医院之后,她这边的生意就日益下降,原本小诊所里的两个小有名气的医生也被对面的私人医院挖走。

  王老爷子见到宝贝孙女每天愁容满面,拍着胸口说给她介绍一个医术高手过来帮她镇场子,谁知道见到眼前这人后,王蒙蒙原本还期待的心一下子就沉入海底了。

  听着王蒙蒙的电话内容,苏南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王蒙蒙啪的把电话一挂,瞅着眼前这位爷爷嘴里高手,心里面一万只草泥马奔过。

  这人年龄大概有二十岁左右。

  他脸色还有几分腼腆,上面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红色大背心,这也就罢了,更过分的是那件背心上面还有有几个手指头一样小孔,下面穿着一条花裤衩,一双都磨平了的人字拖,手里提着一个黑不溜秋袋子。

  王蒙蒙差点吐血,这那是什么高手,分明就是从大山里来的的民工。

  苏南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在王蒙蒙身上转动,心里啧啧的道:“这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呀,皮肤白的跟美玉似的,眼睛又大又亮,那鼻子挺拔小巧,最关键的胸大腿长,不像乡下女人粗胳膊粗腿的,这地方来对了,死老头总算办了一件人事!”

  王蒙蒙看见苏南正在肆无忌惮的瞅自己,特别是那种好色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的,心里更加的愤怒。

  “你再看一眼,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王蒙蒙双手叉腰,狠狠瞪着苏南。

  苏南笑了笑,有些不舍的把目光收回来。

  王蒙蒙从旁边的收银台里拿出一百块钱,递在苏南的面前,厌烦的道:“哝,这钱你拿去买票回家,或者去工地找个活干,麻烦你不要在出现到我面前。”

  苏南没有去看她手中钱,反而玩味的看着她:“你要赶我走?”

  如果眼前的人是抠脚大汉,苏南不用对方开口,扭头就走了,可眼前是个娇滴滴美人。

  赶我走,当我傻啊?

  “我可是你爷爷请来的,如果不是你爷爷跟死老头子有一些交情,你当我愿意来?”

  “不是想赶你走,而是你留在我这里能干什么?”王蒙蒙也不想爷爷太难做,找了个借口道:“你也看见我这里是诊所,要的是医生,你会医术吗?”

  “我会啊!”苏南理所当然的道。

  王蒙蒙翻了翻白眼,你要是会医术,母猪都上树。

  “你会医术是吧,那你是哪家医科大学毕业,把你的从医资格给我看看。”王蒙蒙把手伸出来。

  苏南两手一摊,尴尬的笑道:“我医术都是老头子祖传的,你说的那什么资格证没有,不过你放心,我的医术很厉害的。”

  “我去!”

  “你没有从医资格证,你也敢行医?你当我这是菜市场,招买菜工的啊!”王蒙蒙更加愤怒,心里暗骂爷爷不靠谱。

  “美女,你就当我是卖菜的。”苏南一脸人畜无害的道。

  王蒙蒙听到这不要脸的话,气的胸口一阵上下起伏:“你、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走!!”

  苏南眼珠子停在那起伏的胸口上,心想这胸有料。

  “美女,要我走也可以,但是你得先打电话给你爷爷,只要他点头,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苏南耍懒道。

  王蒙蒙一阵郁闷,如果老爷子肯开口的话,她也不会这样生气了。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哟,王医生这里又招来新医生了。”

  只见在诊所门口处,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他挺着一个肚子,一脸笑意的走进来:“王医生,听说你爷爷给你找了一个高手镇店,高手在哪儿呢?”

  “朱青祥,我招没招人管你什么事?”看着眼前的男人,王蒙蒙眼里的厌恶之色更重。

  朱青祥直接无视旁边的苏南,笑眯眯的道:“王医生别生气嘛,作为同行和邻居,我这不是关心一下你嘛。”

  王蒙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双眸圆瞪,怒道:“朱青祥,你别在装什么好心,你不就是看上我这诊所嘛,我告诉你,就算我饿死,我也不会把诊所转让给你的。”

  朱青祥一脸为难:“哎呀,瞧王医生说的,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不要你转让诊所,还让几个医生过来帮你。”

  “什么办法?”王蒙蒙下意识的问道。

  朱青祥脸色的肥肉笑的颤抖起来:“只要王医师答应做我的女朋友,那么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到时候还分什么你我……”

  王蒙蒙听到这里,一双柳叶眉几乎竖了起来,指着开着大门,怒道:“朱青祥,你别在这里做梦了!”

  “王医师,我可是一片好心。”朱青祥语重情长的道。

  苏南皱起眉头,麻痹的,敢跟小爷抢女人,他走到朱青祥的面前:“死肥猪,你聋了是吧,没听见蒙蒙让你滚嘛!”

  “你是哪里来的乞丐,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朱青祥见到苏南落魄的样子,心里不由大怒。

  王蒙蒙叫我滚可以,但是你丫的算是哪根葱!

  “我是这里的医生,当然有资格赶你走。”苏南冷着脸道。

  “你?医生?”朱青祥一愣,旋即捧着肚子大笑起来:“王蒙蒙,没想到你已经落魄在这个地步了,居然找了个乞丐来撑场子,笑死我了。”

  王蒙蒙暗自怪苏南多事,本来就已经够丢脸了,这下还被竞争对手取笑。

  “这是我的店,我乐意招谁,你管得着吗?”王蒙蒙对着朱青祥道。

  “王蒙蒙,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你招的这个人行吗?别到时候整出什么医疗事故,把你诊所卖了都赔不起。”朱青祥收起笑容,冷冷的道。

  “用不着你管!”王蒙蒙美眸圆瞪,转头对着苏南道:“你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家伙赶出去。”

  苏南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一把揪起朱青祥的手臂,道:“死肥猪,听到了吗?”

  “啊啊,轻点,轻点!”朱青祥的手臂就好像被夹钳抓一样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张开大嘴,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我走,我走还不行嘛!”

  “快滚!”苏南闻言,松开了手。

  朱青祥甩了甩手臂,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放出狠话:“王蒙蒙,你现在还硬气是吧,用不着两天我就让你这为民诊所关门大吉。”

  “死肥猪,你在啰啰嗦嗦,信不信我让你躺着出去。”苏南冷冷道。

  朱青祥有些畏惧的退了几步,“好,好,我走,你们等着。”

  说完一溜腿就跑出了诊所。

  把朱青祥赶走之后,苏南走到王蒙蒙的面前:“老板娘,刚才我做的还不错吧。”

  王蒙蒙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给他好脸色看,想到诊所现在的情况,心里不由有些凄凉,按照目前的处境继续下去,用不了多久诊所真的要关门大吉了,就算这可恶的家伙现在留在这里,等到关门大吉的时候在赶他走也不迟。

  “你暂时留下来吧,不过我可提醒你,如果诊所关门了,你就必须得离开。”王蒙蒙事先申明道。

  苏南把手里的黑包裹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笑着道:“好嘞,你放心就好了,有我在这里,保证你的诊所越开越红,绝对不会关门大吉的。”

  “少说这些没用的。”王蒙蒙语气有些萧条。

  “那个老板娘,目前我们诊所的情况是什么?”

  “没病人,没医生。”王蒙蒙提到这里就一肚子的气,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那丰硕、弹性十足的臀部,苏南暗自羡慕那张椅子。

  话刚说完,门口就传来一个声音:“有人在吗?医生,我要看病……”

  苏南和王蒙蒙齐齐看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捂着肚子走了进来,脸色带着痛苦之色。

  苏南立刻冲着王蒙蒙挑了挑眉头,轻声说道:“老板娘,你看我是福将吧,刚说没病人,这么快就有生意上门来了。”

  只是苏南脸色的得意之色还没散去,门口又传来一个声音:“王医生在吗?”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不对劲了,越来越多的病人走进诊所。

  几分钟的时间,诊所里就已经挤满了十多个病人。

  王蒙蒙一愣,两人相视一眼都觉得事情不对劲,平时的时候一个病人都没有,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有十多个病人进来。

  为民诊所对面,朱青祥揉了揉被苏南捏过的手臂,脸上露出阴沉的笑容:“哼,你不是没病人嘛,我每天都会给你送病人,你没有医生撑场子,看你拿什么给病人治病!”

  “朱老板高明,只要连续两三天,每天去几批病人,对面又治不好病人,名声自然就臭了,到时候不用朱老板出手,他们就要关门大吉了。”旁边,一个身穿白挂的医生冲着朱青祥竖起大拇指。

  “走,我们过去看看,咱们的王医生怎么应对,哈哈哈!!”朱青祥拍着他的肩膀,朝着为民诊所走去。

  王蒙蒙看着满屋内呻吟的病人,脸上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更加的凝重,用脚指头想就知道这是朱青祥搞的鬼。

  苏南碰了碰发愣的王蒙蒙,催促道:“老板娘,还愣着干什么,快给病人看病啊!”

第二章另眼相看

  王蒙蒙这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不过她却遇见了难题,虽说这诊所是她祖传的,但是她并不会医术,现在一下子涌出这么多病人,不由有些手足无措。

  “大……大家都坐好,一个个的来。”王蒙蒙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

  “王医生,我都来了好久了,你快给我看看吧。”第一个进来的中年妇女哼哼唧唧的道。

  “是呀,王医师你到底行不行呀,不行的话就早点关门,你开门给人看病,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痛苦吧。”被朱青祥安排在里面的病人讥讽的说道。

  王蒙蒙心情一慌,没想到朱青祥这么快就出招了,而且这还不是什么阴谋,而是赤裸裸的阳谋。

  “大家别着急,我,我……”越是有病人催促,她的心就越乱。

  “你不着急,我们着急,我腿疼啊!”

  苏南看着不知所措的王蒙蒙,站了出来,说道:“让我来吧!”

  “你……?”王蒙蒙恼怒不已,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来捣乱,没看见她已经忙的焦头烂额的了嘛:“你给我老实在旁边呆着,再敢乱说话,今天就给我滚出去睡大街。”

  苏南一阵愕然,在王蒙蒙的威胁的目光下,老老实实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王医师,你有什么事能不能先放下,先给我看看。”那中年妇女没好气的道。

  “嗯,大姐你哪儿不舒服。”王蒙蒙镇定的问道。

  那中年妇女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道:“痛经!”

  王蒙蒙一听就傻眼了,痛经这种病对女人来说就是无解的难题,别说她这小诊所,就是正规的大医院都没什么具体有效的办法:“这个病你应该多注意,平时的时候少喝冷水,不要太劳累,等会我给你一些红糖和红枣,你回去泡水喝。”

  “王医师,你说的这个管用,我还用得着来你这里?”听到王蒙蒙说一堆没用的东西,这妇女不满的道。

  “你说的这个方法,是个人都知道,那还要你这医生干什么,我看你还是关门大吉得了。”

  “王医师,你要是真的不会治病,那就把诊所让出来。”这时候,朱青祥微笑的走进来。

  “朱医生说的对,你不会治病开什么诊所,还不如把诊所转给朱医生。”那妇女跟着道。

  王蒙蒙一双秀拳握的紧紧的,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朱青祥安排的,目的就是想要整垮为民诊所,而且这些病人多半都是一些疑难杂症,别说她这里没有医生,就是有医生也未必能够治好。

  看来今天只能让姓朱的赢一局了,她只能抱歉的道:“各位,真是对不起,我招聘的医生还没到,今天暂停营业,等医生到了之后,大家在过来看病。”

  “王医师,这就你得不对了,我们做医生的,哪有把病人往外赶的道理。”朱青祥阴阳怪气,目光扫了一圈,落在苏南的身上,道:“他不就是你招的医生嘛,干嘛要骗病人没有医生。”

  “他是医生?”众人都看向苏南,看见苏南的造型,不由皱起了眉头:“王医师不是说没招到医生吗?”

  苏成站起来,说道:“呵呵,刚才王医师跟大家开个玩笑,我的确是这里的医生。”

  “你?”在场的人一脸不相信,毕竟苏南这行头,实在是差强人意。

  “如果他都能当医生,那还要我们这些正规医生干什么?”朱青祥旁边穿着白大褂的周凯讥笑道。

  “周凯,你别太过分了。”王蒙蒙怒视着这人,当初这人也是为民诊所的医生,却被朱青祥给挖走,没想到他也过来看自己的笑话。

  “王老板,我也在你这里工作过,但我自认为没有半点过分,难道就因为我仗义执言,揭穿这人的真正面目,你就说我过分吗?”周凯说道。

  “王医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里面诊所没有医生,你让我们走就是,干嘛要拿一个民工来冒充,我在派出所可是有熟人的,你这样做我立刻报警了。”一名男子愤怒的道。

  “王医师,就算你再怎么困难,但是你也不能随便找个人来冒充医生,昧着良心赚病人的钱,你这样做还有没有底线了。”

  “骗子,黑心诊所,亏你还有脸挂着为民诊所,我看这就是坑民诊所,必须报警把这诊所封了。”周凯煽动着群众道。

  苏南把王蒙蒙拉到身后,直接蹲在那中年妇女的面前,道:“大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年轻的时候并没有痛经这种病,是后来才有的吧!”

  “你怎么知道?”中年妇女诧异的看着苏南。

  “哼,胡乱蒙对的吧!”周凯不屑的道,因为这个中年妇女的病他也看过,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彻底治疗痛经。

  苏南瞧了周凯一一眼,笑了笑又接着道:“我不仅知道这个,而且我知道你年轻的时候应该流过产,从那以后你才开始痛经的,对吗?”

  中年妇女脸色有些变化,流产的事情一直是隐秘,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没想到被这小年轻给看出来了,莫非他真的会医术?

  “你说的没错,年轻的时候的确流过产,而且我的痛经也是从那次之后才开始的。”中年妇女承认道。

  “啊!他说的都是真的?”旁边不少人惊讶起来。

  王蒙蒙也惊讶的看着苏南,心底暗想这家伙还真会忽悠的。

  “呵呵,就算你说对了,但是痛经你能治得好吗?”周凯冷笑。

  “闭嘴,你自己治不好,不代表别人也治不好,自己医术不行就否定别人,这是人品低下,心虚的表现。”苏南反驳道。

  “这位小医生,你别跟他说话了,我这都疼得要死了,你肯定能治好的对吧?”中年妇女瞪了周凯一眼,抓着苏南的胳膊说道。

  苏南笑道:“你的病其实很好治,只要一针下去,就能立竿见影好起来,不过想要根治,还得配合吃几服药。”

  “立杆见效?还彻底根治,你吹牛的时候能不能打一下草稿,你以为你是神仙!”

  “我说你能不能闭嘴啊!老娘疼得都快要死了,你治不好就罢了,别人治疗的时候你能不能别说话!”中年妇女也是个泼辣的人,指着周凯的鼻子大发脾气。

  周凯脸上一阵抽搐,虽然他不是什么名医,但是在这一片也还算小有名气,从没有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说话过,当下就把所有怒火转移到苏南的身上,“小子,要是真的能治好他的痛经,我名字倒着念!”

  “名字是你的,怎么念管我屁事。”苏南不耐烦的道。

  “够了,周凯,别打扰苏南给病人看病!”事到如此,王蒙蒙也只好相信苏南。

  苏南对着王蒙蒙道:“老板娘,麻烦你把我的包袱拿过来。”

  王蒙蒙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刚来就开始指挥她做事了,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不过还是按照他的话去做。

  苏南接过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布袋,只见他手一抖,布袋上放着满满的银针。

  “中医?”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奇怪的看着苏南,在众人潜意识里,中医不都是头发虚白的老头吗?

  苏南屏住呼吸,只见他手法很快,手如闪电般抽出一根银针,然后对着中年妇女的小腹位置刺了下去。

  “呀!”中年妇女没有半点准备,就已经看到对方的银针已经刺在她的身上,不由发出惊呼声音。

  “这是什么手法,怎么这么快?”王蒙蒙双眼瞪大,只觉得眼前花了一下,苏南就已经施针完成了?

  苏南捻了捻针尾,看向对方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周凯听到后,立刻鄙视道:“哎哟,我去,你当你是神医转世呀,这可是痛经,起码得疼上好几天,你扎一针就好了?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中年妇女用手摸了摸这肚子,然后奇异的看着苏南一眼,“咦,真的不痛了?我真的不痛了!”

  说完之后,还站了起来跳了几下,激动的抓住苏南的胳膊:“医生,我真的不疼了。”

  “咳……”周凯就好像被苍蝇卡在喉咙里一样,脸色变成一阵青白:“你怎么可能好了呢?”

  中年妇女听到这里更加不乐意了,怒道:“周凯,你什么意思,听你这话是巴不得我好不了是吧?你安得是什么心,你刚才不是说过这位医生治好了我的病,你就把名字倒着念吗?”

  周凯脸色立刻变成猪肝色,看着周围人们投来的目光,感觉脸上被狠狠的抽了几个耳光,只好闭上嘴巴。

  苏南看着目光呆滞的王蒙蒙,道:“老板娘,搞定了。”

  王蒙蒙发誓,她从没见过这么快就能治好痛经的医生,一针的功夫,就把一个痛的死去活来的病人搞定了,这手段就是称为神医也不为过。

  倒是旁边的朱青祥,脸色先是震惊,接着转为愤怒,硬着头皮道:“得意什么,不过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

  苏南说道:“朱老板既然不相信,不如我们赌一个?”

  “赌什么?”朱青祥道。

  “就赌半小时内,我能把这里的病人全部治好,我赢了,你就给我们老板娘道歉,我要是输了……”

  “你要是输了,就让你老板娘把这诊所转让给我。”朱青祥抢道。

  “好,一言为定!”

  王蒙蒙傻眼了,因为苏南根本没经过她同意,就拿自己的诊所做赌注,到底谁是老板?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