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西南昌味道旅人乡味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8-14 09: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4412|回复: 0

  原标题:【南昌味道】旅人乡味
  故乡不因为『故』之本身就必须有特殊意义,就像祖国不能成为借口。关于故乡的思念应当具体而确切,某个人、某件事、某块花园,承载过不属于别人的喜怒哀乐。于旅人来说人生在于流浪,不害怕失去也无所谓得到,没有固守与执念的家园,全部的精彩都在路上。乡关之于漂泊是起点也只是起点。我虽不是彻头彻尾的旅人,却也很少恋乡、念旧到潸然涕下。
  可有一种叫味道的东西,难以名状又格外鲜活,永远跃动在游子的舌尖、旅人的心上。至少我的胃部有这样异乎寻常的执着,可以包容所有崭新的味道,也架不住那一点对于旧日乡味的念念不忘。那是乡关岁月给人以最直接也最深沉的雕镂。
  怀恋乡味绝对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一千多年前已经有人可以为了家乡吴中的菰菜羹、鲈鱼脍,不要钱不要官,抛下一切回归故乡。秋风一起,把张翰的所有味觉都从 洛阳 吹回了吴地。<<世说新语>>把这件事作为他政治嗅觉过人的证据,把故乡美食当做躲避灾祸的借口。还有人探讨到魏晋之纷乱带给张翰死亡的目光,让他能有决断离开常人所在的意义世界。我更愿从内心剖白,想着一个人如赤子般回归本真,寻找家乡最原始的味道。
  凯鲁亚克说『到达之前,永不停止』,可他也说『不必等死了以后再进天堂,现在就可以从大吃大喝开始,从威士忌结束』。前方的路有多漫长都无所谓,道路就是生活,乡味自在心底。
b4ebb15fec184080b1c574612d08b0c9.jpeg

  南昌
  南昌 与清代同治时期能对应上的只有小小一片)
e6e7ff2a8ea64aa08adb911d963379ec.jpeg

  南昌
  这块土地历经过无比漫长的岁月,可是对照历史翻看,却能发现崭新的东西太多。祖祖辈辈的印迹被弱化成为某些抽去了具体含义的地名, 万寿宫、 观、观音亭、火神庙、孺子亭,高歌猛进的经济列车赋予了一切全新的意义。对着同治年间的方志一看,不过是从北边的叠山路到南边的孺子路,打个车十分钟的事。好在不至于桑田沧海,江水未改,湖水未变,总还有一些念想。
  在祖国的大地上游荡甚久,就发现 的地名其实颇有特色。我们也用 路、 路之类的城市名或者经纬路之类的通用名,可有意思的还是省内的历史名人,山水之地滋养出的才子。
  阳明路,那是明代大儒王守仁曾镇守 ;又如 路,是 人陆九渊的雅号;还有渊明路,陶潜陶渊明大约是路人皆知了;又有子固路, 的曾巩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以及孺子路、孺子亭,徐孺子徐稺也是 人。
  说实话,久远的文化气息无法靠几个路名固化下来,早已在时代浪潮中支离湮没。现实状况的不佳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年少时我甚至一度试图否认这座城市的血脉。可是兜兜转转,城市在变我也在变,我开始回想祖辈如何迁到这里,父辈如何在这里落地生根,我又怎么一点点见证这里的变迁,然后离去又归来。
  我们原先在赣江旁的住所,现在已经是一片尘土中的平地。当年每每隔江远眺,对岸都是一片漆黑。十几年过去,如今的红谷滩新区已经建设得富丽繁华,夜晚火树银花。高楼大厦的几何线条顺着光轨延伸,像诸多其他大步前行的 城市一样,比照着 浦东或者 中环。我无法断言这样的崭新究竟给故乡带来了什么,可至少知道这里还蕴含着变化的能量。
318368f9fc784fb29c1fca8c1af1de9c.jpeg

  南昌
bc3ccd8a1a9e4bdd86e91c81acb1d5ed.jpeg

  南昌
  庆和 团圆的乡味)
8c3b637b8e054574a139cbdf13a5a4c8.jpeg

  南昌
  (去年过年时与兔兔合作的七层不同口味的澳洲牛乳蛋糕)
6b5c2d4bf6da472da2f7ff57f38ca723.jpeg

  南昌
  标配是拌粉瓦罐汤
  如果问一个 人哪家拌粉比较正宗,那么对方八成会答:都挺正宗,我家楼下的就挺好。
  拌粉瓦罐汤是 的标配,更是 人的信仰。回家的翌日早上,谁不是先嗦一碗粉再说?煮好的米粉在滚 焯过,漏勺一抖把水甩干,再准确无误地把粉扣到碗里;小勺翻飞,带上辣椒、酱油、葱花、萝卜干、炸花生米,调料聚拢在粉上,把白色的米粉染成浅棕色,还泛着食用油的光亮。
  从拿粉焯烫到调酱拌好,麻利的店家用时不过几分钟,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街边巷尾随处可见,过水后的粉散发着暖的米香味,绵绵的。各家有各家的配方,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 味道。
  不过,资深吃货一定不能只满足 好这样的敷衍答案。越是平常的吃食,越需要在老旧的居民区找,不显眼的门脸代表波澜不惊的生活态度,不显山不露水,修炼是种常态。某日,我的闺蜜叶安安同志大寿,嗨了一夜饿得不行,盼着的就是那一口拌粉。安安的男朋友是比我更地道的 人,土生土长在大士院。这家连店名、招牌都没有的拌粉,是他从小吃到大的。
  拌粉店每天五点多就开门,七八点的时候简直人山人海,不到十点粉就会卖光。粉细,料也足,口感偏润;肉饼汤也好,肉饼特别大,堪称肉坨,吃起来满足感爆棚。
7ea4f35d0c28434193775b3c17b6dcf8.jpeg

  永生早点店
14e105a0a43147a1ba95e6c2e7bed820.jpeg

  大士院拌粉
932403c8c810472686da2b7c5c8c9991.jpeg

  大士院拌粉
0f80a49c3f9f48c6b9f9f249b9671345.jpeg

  大士院拌粉
dc16e84c2979488789aa79b8e7f9c803.jpeg

  大士院拌粉
2d5e6696ab9d4bad97ac923e8bf78b98.jpeg

  大士院拌粉
  拌粉店左边的永生早餐店也是家老店,多少年我是说不清了,开门的时间与拌粉店应当差不多。油条、糖果、麻圆之类的不新鲜,白糖糕就真是独一份了。本来这就是 江西 的特色,面粉揉成团再拉成条叠三圈,油锅里炸得透透的再裹上白糖,外面甜得香酥,里面柔软绵糯。永生的白糖糕个顶个大而饱满,从油锅里捞出来的时候光看着都很过瘾。
f7d3de5f81da46c8a32027689a518879.jpeg

  永生早点店
  (白糖糕、麻圆和糖果)
cb5744869bc842b1ad7e57aaa675bfbf.jpeg

  永生早点店
4bab359f12134605b9a9a6dfc6498f48.jpeg

  (青山路后面的的旧铁道)
9223a91352ce46bfb80afe9f6d8f6ae8.jpeg

  矮子汤店
  搬到青山路不远后生活的场域被拓宽了,探寻老店的范围也就更大。有一阵子每天骑行经过王家庄路后面的小巷,过铁道时的颠簸和夜里的昏暗成为新的生活习惯。铁轨的尽头在蓝海购物广场的后面,旁边的小路叫王家庄路,顶头对面就是矮子汤店。矮子汤店老归老,于我是新知。说是早餐,好像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有好几次我晚上十点多路过还能看到灯火暖光。那是种古旧的安全感,再晚再饿,都有这处美食等着,心里就有了底气。
  既然叫汤店,头一份的招牌食物是汤。其余拌粉、杂酱面也不遑多让。拌粉不消说,另一提有意思的杂酱面。
  味道的面,是杂酱而非炸酱,和北方面的酱料大有不同。我们的酱类似于勾芡,大约有些豆瓣酱、甜面酱之类,没有老 炸酱面那种油腻的浓稠,也不讲什么菜码,就是靠豆腐干和黄瓜之类的配菜切丁,连面条一起被酱刷成深色。
4dc9db6199954130b183d447d7286883.jpeg

  矮子汤店
feba99ff8d19485a988611d2953caf92.jpeg

  矮子汤店
  (墨鱼肉丸汤,没看见墨鱼,只好把肉丸拿出来拍照)
ab4d10d4cae74991a7d10777c0701902.jpeg

  矮子汤店
  这些照片的背后贡献者,是骑着电动车带我走街串巷的好友兔子。兔子的祖辈早早地来到 定居在珠宝街。同治年间的那张地图里,珠宝街那地方就在了,只是建筑和称谓不同。兔子自小穿梭在巷弄中,七拐八弯的小巷有宽有窄,四通八达,现今还生活着不少老人家。他带我看了些真正的老房子,大多是已经废弃的老式院子和小楼,有的门楣上还隐约有字, 承启别墅,大概取的是『承上启下』之意,看不出年代,也不知道有什么故事。
  巷名也老,什么磨盘巷、白衣巷之类,自有朴拙气息。老房子所剩无几,巷子也被漆白漆绿,失却了本味。和 其他快速发展的城市一样, 也在拆迁的浪潮中起伏不定。兔子小时住的楼还在,我小时赣江边的老居民楼却已经成为灰尘瓦砾,我的童年只能在记忆深处自我缅怀。强力的时代可以轻易将所有人裹挟进奔腾的洪流,即使像滕王阁这样的名作也在战火中损毁了二十多次。
  兔子劝我找这里的老人家聊一聊,听听背后的故事,我却退缩了。我突然害怕听到无法挽回的故事,承载更多的回忆。个人的力量太有限,想留住的常常一如指间沙。不如就以简单自我的方式记录和留存,悼念只属于自己的故乡面貌。
6421207911664afdb48c196022c000dd.jpeg

2c1e055b7d664c8daa3541782d920db5.jpeg

  珠宝街
6d7d0259d8aa4d01b67cf478cedf6452.jpeg

  珠宝街
23074e3198cf44958968ca5ed1e7c60f.jpeg

  珠宝街
ddc52f0531284c79ad43554adedfb35b.jpeg

  老店有隐而不显的,也有街知巷闻的,老左炸酱面显然是后者。几年前我在 坐出租车,正好听到广播里说起老左炸酱面,我顺嘴问司机师傅在哪,司机师傅以一种惊奇的眼神望着我,认真地说:老左你都不知道,你是 人吗?
  听说生意最好的时候,老左店里挤满了人,门口还有蹲着有站着,就为口面。店面在珠宝街,也是兔子从小光顾的地方。兔子说这家的面很有特色,是真正的手擀面,我却觉得碱味似乎太重。我更偏爱矮子汤店的杂酱面多些。
cfa4c9aaf0774a258088fcc646284d09.jpeg

  老左炸酱面
b9538e8317b94528b13d9a66e45e50fa.jpeg

  老左炸酱面
0189bcb4e3b8473a910708387b124608.jpeg

  章记大饼
08eb6383745d483ea39799da6686c4e2.jpeg

  章记大饼
  珠宝街藏着许多平易近人的街头美食,除了老左以外还有个几年如一日的油饼摊,在珠宝街与张家祠巷的 交口 。没有店面,只是个定点的小摊,但生意非常之好,常要排队。出摊的具体时间我是不知道了,可每次白天路过他们总是在的。
  油饼的工艺并不复杂,面团加肉,下锅油炸。可是面该多稠、肉怎么配、炸到什么样算好,都有门道。有的油饼炸得太干,油味太重,一碰就碎;有的馅料太少,吃起来只有面味,跟薄脆似的;有的又太软,跟摊的饼一样,失去了油饼的香脆。
  章记的油饼是肉馅或者韭菜肉馅,而且里面必有辣椒,味道鲜中带辣,又不会腻。小小的面团压成一张大饼,到菜籽油里去淘洗浮沉,蓬松起来,又酥脆又有味。刚出锅稍微放凉一点就可以现吃了,那时口感最好,咬一口就足够让人停不下来。如果放得就了,馅料仍旧好吃,整体的酥脆感就没有了,风味大打折扣。
6610de64b6de4ae48f274bdf80adffea.jpeg

  章记大饼
e7d90afcd8b9444f8d7fce8f33b81c05.jpeg

  章记大饼
4fb1927b39b1405690c815b666ffaae1.jpeg

  8848128名 举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