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南昌滕王阁旅游景点

[复制链接]
admin 管理员 发表于 2018-5-11 22: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4549|回复: 0
古城南昌,以其满城灯火辉煌迎接我这个远道赴约的旅人。
  霓虹闪烁,气候温润。刚刚下过一场细雨的繁华街路上,高大挺拔的香樟树撑开硕大球形树冠,在夜空灯影中画出优美的曲线,圆润连绵、俊秀飘逸,一股特殊的香气,从树冠那黄绿色的花朵中透出,蘸着这湿润的微风丝丝缕缕飘散过来,沁人心脾,为这南昌古城平添了一袭沉醉。

滕王阁

滕王阁

  而那最令我魂牵梦绕心驰神往的千年名楼——滕王阁,此时是否安好无恙静候我拜谒登临呢!
  心仪滕王阁,由来已久,只因上世纪70年代偶然读到王勃的那篇骈文《滕王阁序》,及《滕王阁》诗,向往之,神往之,不能自持。由此也改变了我这个当初刚走出校门女孩儿的人生轨迹,于是,我沉醉在浩如烟海的《全唐诗》里不能自拔,怀揣着少女飞花般的憧憬与梦想,踟蹰徜徉,行行复行行,走近“初唐四杰”,走近少年才子王勃。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如此字字珠玑之骈词俪句,出自一篇骈文中,其写作手法可谓匠心独运,序中的美学魅力,在唐宋骈体文中无愧为翘楚之作,无不为后世文人所称颂。
  透过浩瀚的历史烟云,曾无数次触摸1300多年前的大唐帝国——王勃,一个出身于大儒世家、意气风发、才名鼎盛且浪漫不羁的青年才俊,名冠“初唐四杰”之首,因一篇笔墨游戏的《檄英王鸡》而蜚声朝野。但也因此文触怒了唐高宗的龙颜,钦命将他逐出长安。6年后,王勃又因私自藏匿罪奴,被同僚告发,获死罪。王勃之父也被牵连,贬官至交趾(今越南北部)为令。

  那是一个凄风苦雨的深秋,江天寥落萧瑟,满地黄叶堆积。牢狱内,一盏如豆的灯火摇曳在秋风秋雨中,已下狱候斩的王勃此时万念俱灰、形容枯槁,他苦挨着时日等候“秋决”。却不料,忽然云开雾散,幸逢皇帝大赦,王勃免过一死,但他却被永远地逐出上流社会。备尝心酸、死里逃生的诗人感慨万端,他在送挚友杜镜赴蜀地任官辞别时,由心底发出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深切慨叹。

滕王阁

滕王阁

  忧郁寡欢的王勃想起远在海南任职的老父亲,于是便踏上远行省父的征途。途中,欣逢滕王阁,也是他文学生涯的千古绝唱,滕王阁上,宿儒荟萃名家云集,正赶上阎都督重修滕王阁后,在阁上大宴宾客,王勃当场一气呵成,写下千古名篇《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即《滕王阁序》)。从此,文以阁名,阁以文传,历千载沧桑而盛誉不衰。可惜天妒英才,王勃作序后的第二年,探父途中渡海溺水而逝,时年27岁。
  诗家不幸国家幸,在泱泱华夏浩如烟海的诗词典籍中,天才诗人王勃以其无可厚非的地位永远地矗立在诗界的峰峦之巅!
  时间流转到1300百多年后的今天,滕王阁,我心急如焚地走近你。

  赴约滕王阁,我特意换上了一袭唐装——长及双膝的淡黄色麻质长衫上,印着一朵朵手工晕染的淡紫色郁金香,墨绿色的长长叶片横溢斜出夸张地伸展着。我想,拜谒滕王阁唯有身着唐装才不失为虔诚,融入唐朝,蕴染浓浓诗情画意。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丝丝细雨,纤若牛毛,若有若无,凉凉的,很惬意。云,大块大块地翻腾着、聚拢着,厚重的深情尽洒,似乎赶着趟地来赴这千年的朝圣。
  “到了——到了!”出租车戛然停靠在景区的大门前,抬头前望,高树耸翠之中,“瑰伟绝特”的滕王阁凭空矗立。透过纱幔似的雨帘远远望去,滕王阁飞檐翘脊,丹柱碧瓦,高耸云天。缓步走近,彩绘斗拱,画栋雕梁,巍峨壮观。“啊,滕王阁——我来啦!”

  许久积蓄的炽热情感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合着这淅淅沥沥沾衣细雨,飘飘洒洒,轻舒漫卷。眼前高耸的滕王阁正刺破曼妙的雨幔,凝重端庄高耸。赣江水天一色的氤氲苍茫,让烟雨中的滕王阁倏然脱去了匠气,恰如玉树临风。


  登临一级高台,跨过89级台阶,猛抬头,主阁一层檐下一块狂草九龙匾额映入眼帘。正在揣摩匾上四个字的含意,旁边的导游解说,这是唐代书法家怀素的狂草书法——“瑰伟绝特”,取自韩愈《新修滕王阁记》中的句子,被誉为是“天下第一草书匾”。门前两侧大红柱子上,毛泽东的草书赫然醒目:“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有来自天南地北、操着不同口音的游客在大红柱子前拍照留念,更有黑皮肤、白皮肤和黄皮肤的五大洲游客流连驻足。盛唐,1300多年前那个远去的背影,此时正在时空的底片上被清晰地冲洗、放大。檐外,南浦的浓云送来西山缠绵春雨,沾湿了游人的肩头浑然不觉;阁内,虽人头攒动,但却都凝神静气冥思神往,唯恐破坏了这无处不在厚重的文化底蕴与气息,去寻得与之契合的心灵的禅床。


  来到第一层正厅,扑入眼帘的是一幅汉白玉浮雕《时来风送滕王阁》,这是表现王勃创作《滕王阁序》的一段故事,它巧妙地将滕王阁的动人传说与历史事实融为一体。浮雕主体部分,王勃昂首立于船头,踏浪前行,展现了他当年日趋700里赶赴洪都的英姿。画面右边为王勃被风浪所阻,幸得中源水君相助的情景,左边为王勃赴滕阁胜会,挥毫作序的场景。望着那栩栩如生的浮雕,我也仿佛置身其间,与古人纵论古今,品茗畅聊,一起分享那雁阵惊寒、渔舟唱晚,“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丽景致!

  第五层的中厅正中屏壁上,镶置一块近10平方米黄铜板制作的碑刻,上面镌刻着王勃的《滕王阁序》,听导游介绍,这是苏东坡手书,经复印放大,由工匠手工镌刻而成。《滕王阁序》洋洋洒洒,是它,奠定了这样一座高阁的千年风采。站在时间的坐标上,仿佛是在静听一位历史老人默默地述说着岁月的沧桑,大江滚滚东去淘尽了无数的风流人物,但风流王爷留下的滕王阁和才华少年王勃留下的《滕王阁序》已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历史不朽的乐章!


  缓步登上第六层楼阁,顿觉心旷神怡。这是登高览胜、披襟抒怀、以文会友的最佳处。烟雨氤氲,赣江苍茫;汽笛声声,舸舰迷津;西山横翠,南浦云涌。此时此刻,“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意境虽没再现,但“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观足以领略——滕王阁,静静地屹立在赣水之畔,沉静而孤独的尖顶直檐刺破滚动的流云,越发展示着沧桑的骨架。滕王高阁,你是在等待那风度翩翩的少年回来,还是在为辉煌熠熠盛世的再现披上圣洁的晚妆?试想,如果当年王勃若不是借水神相助日趋700百里劈波斩浪赶赴洪都挥毫作序,那么,也就不可能有这毁过28次后一次次重修的千年楼阁。是王才子的“千古一序”成就了一座千年名楼,直引得无数的名流贤达趋之若鹜、虔诚朝圣,直引得多少文人骚客纷至沓来吟诗作画、尽显风流。


  走出滕王阁,不经意间在临街的茶楼里买到了一本由南昌市滕王阁管理处编辑出版的《江南名胜——滕王阁》书籍,由此得知,继王勃之后、历朝历代文人雅士们以滕王阁为歌咏主题的诗作竟是如此之多,其中不乏韩愈、张九龄、白居易、杜牧、钱起、李涉、欧阳修、唐寅、解缙、曾巩、王安石、苏辙、朱熹、黄庭坚、辛弃疾、李清照、文天祥、汤显祖等灿若星辰的饱学之士,他们均游览过滕王阁并都留下了美文。而唯有少年才子王勃当年所作《滕王阁序》时并附的那首七律《滕王阁诗》最令我情有独钟,全诗凝练、含蓄,隽永传神,独具高格: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